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日本经济正处于该加大改革力度的时候
时间:2017-10-19
  摘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日本经济年度分析报告中指出,日本经济今年有望继续增长。

图为东京银座购物中心

日本今年的经济前景如何?

2016年日本经济相对景气,2017年增速预计在1.3%左右。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良好的外部环境,意味着日本的出口将增加。2016年8月出台的一揽子临时性财政措施也开始发挥作用,帮助促进了经济增长。

但日本国内私人消费和投资仍然不高,而通胀始终在低位徘徊。这给维持中期增长带来了风险。

通缩仍然是日本经济面临的一个挑战。2016年,日本银行加强了货币政策框架,再一次试图刺激借贷和投资。这是否帮助改善了通胀?

在开展全面评估后,日本银行于2016年后期更新了政策框架,引入了“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并公开做出扩张货币直至通胀超出2%目标的通胀超调承诺。日本银行不再将每年购买国债的具体数量作为目标,而是直接以收益率曲线形状为目标,其目的在于通过提高货币政策的灵活性和可持续性,使货币政策更加有效。 

那么,这是否帮助推高了通胀?答案是,现在要评估“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对通胀和经济产生的总体影响还为时尚早。但从某些方面来看,新框架运转良好。收益率的波动已有所下降,超长期限收益率的上升也让面临低利率环境挑战的机构投资者略松了一口气。

工资增长也不够快,不足以提振消费支出。工资与日本的通胀问题有何联系?为何它对整体经济十分重要?

日本的失业率已经降至2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职位数量与求职人数比处于历史最高水平,但“正式”员工(即全职工作者)加薪的压力并未增加。这点十分重要,因为较高的工资意味着较高的家庭收入,而这能促进消费、提高通胀水平。

日本工资增长较慢,部分是由结构性因素造成的,如较低的劳动力流动性、终身雇佣制、对有保障工作的偏好,以及参照当前通胀开展基本工资谈判的作法(而正如之前所说,今年通胀上涨不多)。 

旨在提高工资水平和工资增长的劳动力市场改革,如促进企业间员工流动、通过合同改革缩小薪酬和工作环境差距、寻求实现“同工同酬”等,能够改善资源配置,提高工资上涨压力,从而有助于提高通胀。

日本人口迅速老化,劳动人口正在缩减,这会对未来的日本经济产生深远影响。要着手减轻人口挑战,日本政府能做什么?

考虑到日本人口的结构变化以及劳动力人口预计会持续下降,日本需要提高劳动力的效率并提升劳动队伍的包容性——例如,可让更多女性获得正式(全职)工作并实行同工同酬。这意味着需要开展劳动合同改革、消除获取全职和正式工作的不利因素、增加老人/儿童看护服务等。政府的“工作模式改革”计划已经涵盖了许多这些问题,但还可更快予以实施。

旨在将信贷有效分配至中小企业的金融部门政策将进一步鼓励创新、提高生产率并增加投资。同样重要的是,日本的金融机构,特别是区域性银行和“信金银行”(即地方信用社)必须适应长期低增长/低利率环境以及人口老龄化、劳动力规模缩减带来的各种挑战。这意味着它们需要调整业务模式(如提高收费收入、降低成本、开展合并等),寻求盈利新领域,同时注意新的风险。

提高消费税的计划已被两度推迟。为什么这仍是日本亟待实施的一项重要政策? 

这仍然是一项重要政策,原因有二。其一,日本的公共债务为GDP的240%,目前处于七国集团中的最高水平。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人员的估计,日本目前的公共债务不可持续。提高消费税是稳定并最终降低公共债务的一项举措。其二,由于人口老化,社会保障支出(特别是医疗保健支出)需求将增加。这即需要进行支出改革来控制成本,也需要增加财政收入,从而为这一重要领域的公共支出提供资金。与其它国家相比,日本的消费税率较低,不过征税效率较高,这表明改革的潜在益处很大。我们建议日本当局应逐渐提高消费税,且这应当成为一揽子财政调整措施的一部分。

考虑到日本并不存在过度消费的特有问题,有人问:为什么要提高消费税而非所得税?为解决不平等、消除工作阻碍并扩大税基,确也需要对所得税进行改革。但鉴于工作收入对家庭消费十分重要,提高所得税将起到不利作用。而消费税则不同,由于每个人都要消费,因此税收负担会被分摊至各个年龄组。其他改革选项(如房产税、遗产税或资产税)也都有研究价值,可用于补充消费税改革。

日本的重要优先事项

为实现更高、更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日本需要:

协调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收入政策(加薪)的支持措施,维持当前的经济增长势头。

重新关注“安倍经济学”的第三支箭——结构性改革,特别应关注劳动力市场改革,消除工资、投资和生产率增长的瓶颈。

加强政策框架,包括可信的中期财政框架,以建立预期、提振信心并使债务回到可持续的轨道上。

加强金融部门政策,以遏制长期低利率环境和不利人口因素带来的新型陌生风险。

 

 

(来源: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综合编译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