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京一:新形势下全球智慧城市发展的新方向、新路径
时间:2015-12-31
  摘要:面对复杂的经济形势,世界各地试图从智慧城市建设中找到一些良方。

     当前,世界经济仍处于金融危机后低位复苏的发展阶段,同时面临着严重的下行风险。今年5月,联合国发布的《2015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中指出,世界经济将继续以温和速度缓慢增长,呈现“五低两高”发展态势。未来,由于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欧元区持续的不稳定、地缘政治冲突的潜在溢出效应以及新兴经济体的顽固性漏洞等风险因素彼此相互关联,且可以形成合力,将对全球经济造成更大的冲击。面对如此复杂的经济形势,探寻新的经济增长手段成为世界各国发展的首要课题,近年来,世界各地试图从智慧城市建设中找到一些良方。
 
一、智慧城市发展从重建设看应用明显向拉经济促产业转变
 
     当我们谈到“智慧城市”时,大部分目标都聚焦在如何将“智慧”应用到城市管理与服务中,如通过智慧交通、智能管网让城市管理更加精准高效,通过智慧医疗、智慧社区让民生服务更加贴心便捷,通过视频监控、应急系统让城市运行更加安全可靠,等等。但是我们往往忽视了智慧城市建设对城市经济乃至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
 
(一)智慧城市经济属性愈发强烈
 
     智慧城市归根结底是信息技术与城市发展融合的产物。信息基础设施、软件研发、系统集成、数据中心、平台运营、云服务外包等建设智慧城市必须的产业,以及在线教育、智慧医疗、智能交通等与城市管理、市民服务、政务应用相关的智慧城市衍生产业构成了智慧城市自身产业体系,蕴含着巨大的市场空间。据预测,未来全球智慧城市市场规模将由2014年的6545.7亿美元增至2019年的12665.8亿美元,复合增长率达14.1%,这俨然已成为提升全球经济增长速率的重要途径之一。
 
     智慧城市产业对全球经济的主要贡献来源于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产业的快速发展。预计到2018年云计算基础构架和平台的开支将以30%的年均增长率增长,到2020年,云计算服务收入将高达160亿美元。截至2020年,全球将有295亿个装置被连结,进而创造高达1.7兆美元的物联网市场规模;其中,透过串接人、流程、事(装置)与资料等就能创造6780亿美元的市场商机。到2020年,美国的大数据可创造3800-6900亿美元的价值,而欧盟大数据可创造2060亿欧元的价值,相应的还会推动文化、社会、政治领域的积极发展。
 
     信息技术产业对经济的重要贡献还在于它可持续拉动社会就业。一是信息技术产业直接带动就业率提升。从2009年到2012年,信息产业领域净商业雇佣率的增长约为4.5%。在捷克斯洛伐克、西班牙、葡萄牙、波兰等国家,信息产业领域的雇佣率增长高于8%;在其他绝大多数国家,信息产业领域的就业率净增长均高于其他行业。而在整个欧洲的中高速发展企业中,信息产业带来的就业率约为7.3%。二是信息技术应用带来了劳动力生产力的大幅度提升。从2001年到2011年,IT产业对总体经济劳动力生产量的贡献率从10%上升至40%。在OCED国家,IT相关的劳动力生产力水平相较整体经济领域的劳动力生产力水平高出60%。信息产业领域的劳动力生产量比其他领域高出三倍,信息技术帮助出版和图文处理领域生产量提升50%,电子制造和IT服务的生产量分别提升了15%和25%。
 
(二)智慧城市对GDP的正向贡献
 
     从经济视角解读智慧城市,除了其自身发展对经济直接增长贡献巨大以外,其更大作用是创造了一个泛在互联、智能可控的发展环境,通过宽带网络、智能应用的部署,可以加速资源的有效集聚,大幅提高其他领域工作效率,进而促进GDP的快速增长。分析报告指出,固定宽带普及率每提升10%,将为发展中国家带来1.35%的GDP增长,为发达国家带来1.19%的GDP增长,而增加20%的ICT投资可带来1%的GDP增长。欧洲通过高速宽带的部署已创建了100万个工作机会,带来近8500亿欧元的经济收益。到2025年,互联网在非洲引发的农业、零售、医疗领域变革,将为非洲带来3000亿美元的年GDP增长量。
 
    智慧城市建设与经济发展的正相关性也可以从信息化角度得到验证。经济发达国家和地区信息化水平相较经济欠发达的国家高。我们通过网络就绪指数(Networked Readiness Index,NRI)排名与国家发展水平对比可以看出,从2012年到2015年,NRI各大指标中排名最高的均为发达国家,发达经济体(ADV)NRI平均指数最高,约为5.2;新兴和发展中的欧洲国家(EDE)次之,NRI平均指数缓慢上升,约为4.2;独立国家联合体(CIS)、新兴和发展中的亚洲国家(EDA)、MENAP(中东、北非、巴基斯坦)、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LAC)的NRI平均指数约为4.0;撒哈拉以南非洲(SSA)NRI指数最低,约为3.2。
 
(三)“智慧”加速城市溢出效应
 
     随着信息流、商品流、资金流、人流不断加速,全球城市群、都市圈渐渐涌现,城市之间的界限越发模糊,核心城市的辐射作用越发明显。而通过智慧城市建设,利用互联网超越距离的特性,让核心城市公共服务平台、数据中心等设施、平台、产品、应用向周边辐射,加速了城市群化这一进程,带动经济相对落后地区发展,形成合力,进而提升整个国家的经济水平。如:北美五大湖城市群依靠高度发达的信息网络,发掘城市个体之间的内在联系,共同构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城市集群电子商务网络。该区域通过电子商务集聚形成的规模经济、范围经济以及高速通道缩短了城市间的空间距离和经济距离,企业的生产成本、服务成本、管理成本和交易成本大大降低,投资回报率和要素收益率明显提高。电子商务促进了北美五大湖城市群协调发展,组成了一个大型化、专业化、协作化的既分工明确又相互补充的现代化经济运作的有机综合体。而伦敦城市群则是通过开放数据,让各级机构、公务员和其他数据捐助者把数据积累到公共数据库London Datastore,利用数据共享带动了整个区域的协同发展。
 
二、智慧城市建设以技术促进产业融合为核心催生新兴业态
 
     智慧城市的经济促进作用明显,各国纷纷出台相关政策鼓励建设智慧城市,提升信息经济发展水平,打造“数字强国”。如:美国出台了《美国创新新战略(New Strategy for American Innovation)》将“智慧城市”作为未来九大创新计划之一;德国出台了《2014~2017年数字议程》,提出到2017年成为欧洲数字经济增长龙头,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强国”;英国出台了《英国2015~2018年数字经济战略》,提出未来英国首要目标就是发展数字经济,倡导通过数字化创新来驱动经济社会发展,为把英国建设成为未来的数字化强国部署战略方向。从全球发展趋势来看,以拉动经济为着眼点的智慧城市建设主要有以下三个路径:
 
(一)让信息产业成为经济企稳回升的加速器
 
     信息产业是智慧城市拉动经济的直接动力,而且信息技术快速迭代又为经济持续发展带来了增长活力。目前,各国在推进智慧城市建设中,通过制定政策、加大投资、引进龙头企业、建设产业园区等方式,纷纷加快部署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等信息产业(如下表)。


(二)让信息技术成为产业转型升级的倍增器
 
      信息技术与工业的融合发展已成为全球推进制造业转型升级、带动经济增长的重要手段。以美国、德国、法国、日本、韩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纷纷制订了一系列规划和行动计划,实施制造业回归战略。如:美国的《美国国家制造创新网络计划》、德国的《保障德国制造业的未来:关于实施“工业4.0”战略的建议2013-2020》、法国的《新工业法国计划》等。以中国、印度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也紧紧抓住互联网发展契机,实施制造强国战略,如:《中国制造2025》战略、《印度制造》计划等。所以,各国在智慧城市建设应用过程中,十分注重为推进产业融合提供网络、基础软件平台等支撑,成立产业联盟,打造优质的服务环境。2014年全球工业软件市场规模为3175亿美元,同比增长5.5%。美国互联网及信息产业巨头与传统制造业领导厂商共同携手,成立了工业互联网联盟,其中包括GE、思科、IBM、AT&T、英特尔等80多家企业,致力于重新定义制造业的未来,在《美国创新新战略》中,联邦政府还大力投资先进制造与智能制造,再一次把工业智能化拉动经济增长推向更高战略层面。
 
      除生产过程的融合外,信息技术与产品的融合也是推动经济增长的重要手段之一。这不仅推动产品从低端的劳动密集型传统机械产品走向了高技术含量的高端产品,使其附加值大大增加,而且产品的信息化、智能化可以带动研发设计能力后端服务能力提升,随着产品的智能化水平不断提升,企业能够依托其开展各类增值服务,如产品智能化支撑设备的远程故障诊断、建设维修服务网络、建立远程监控中心、诊断中心、应答中心等。
 
(三)让智慧城市发展成为新兴业态的孵化器
 
      从全球来看,智慧城市下的新业态已成为后国际金融危机时代推动经济复苏、引领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世界各地在智慧城市建设应用中,通过鼓励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新业态的研发设计、推广应用,带动全社会的创新意识,打造新的经济增长点。去年12月,韩国国会通过2015年政府总预算,研发预算大幅增加62%,达18.9兆韩元,约合200亿美元;而刺激创业资金为3.5兆韩元(超过30亿美元),大幅超越2014年的1.0兆韩元。台湾的“国家发展委员会”也从2013年春开始,展开“创业天使计划”,预计五年内投注台湾13.5亿元(约4350万美元),结合民间资本使得总金额达1亿美元,每年投资约10家创新企业,创造上千个就业机会。《数字加拿大150计划》提出将投资2亿加元支持中小企业采用数字技术进行创新。同时,许多地方在推进智慧城市新业态上,十分注重信息技术与服务业的融合创新,服务业门类众多,与信息技术融合创新点较多,并能进一步释放居民消费潜力,使得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持续增强。如:远程教育、互联网金融、电子商务等,不仅具有巨大的经济发展空间,而且能带来良好的社会效益。
 
     总之,现在的智慧城市发展拉抬了全球经济,这也是城市存在的本来目的,正如英国经济学家K?J?巴顿所说:“城市是一个坐落在有限空间内的各种经济市场-住房、劳动力、土地等相互交织在一起的网络系统。”即经济是城市产生的动因和本源。

(本文原载于2015年第11期《智慧中国》,作者:洪京一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所长)